弧矢增二十二

沉迷恋爱 难以学习

伊尔:克拉拉!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阿尔弗雷德!你干嘛跟这些小人们嚷嚷?

伊尔:我害怕,克拉拉。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但你还是客气的。我不喜欢这永久性的合唱。还在学校时它就让我痛恨。你还记得吗,阿尔弗雷德,每当混声合唱队和喇叭队在市府大楼广场上练习时,我们俩就往康德拉村的树林里跑?

伊尔:克拉拉,你说说看,你所演的这出喜剧,你所要求的这一切不是真的吧?你说呀!

克莱尔·察哈纳:多难得呀,阿尔弗雷德,这些回忆。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,那时我也在一座阳台上。那是个秋天的夜晚,也像现在这样,空气纹丝不动,只是在市公园的树林里时不时有一两声窸唆,现在也许仍然这样,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老是感到冷。那时你站在那里,总是朝上望着我。我感到窘困,不知怎样才好。我想走进黑暗的房间里,但走不进去。


伊尔:我现在绝望了。我什么事都干得出。我警告你,克拉拉,如果你现在不说,这一切仅仅是个玩笑,一个残酷的玩笑。(他把枪对准她)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而你那时却不往前走了,站在下面的马路上。你呆呆地朝上面看着我,脸色几乎很阴沉,几乎要生气,好像要得罪于我。然而你的眼睛里却充满了爱。
(伊尔让枪垂下来。)

明天 去 染毛

因为已经拖了很久的缘故

所以一定要港出来催1催自己!


“自古以来冈本就作为梅花名所而为人所知。”
……是、是这样的吗!

又看了一遍,完美截下了这个帅气甩头

唉薰真是太温柔了呜呜呜

𓆡𓆝𓆟𓆜𓆞

𓆝𓆟𓆜𓆞𓆡

晒蔫了。晒完就想睡觉,今天又睡了一个下午
夏天黑了好多啊。以前晚上还白得能反光的,刚刚出门走了几步,在路灯阴影里,发现手的颜色已经可以跟夜色完美融合了(。
晚上也真的很热!有一转念以为自己该拿把伞出来打。



(图是手机相册里不知道哪天存的。)

(又一个梦)

家庭旅行。我们坐在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,我坐得远远的,靠近凉快的石壁,旁边是一对头一次见到的双胞胎女孩,大约只有三四岁。长卷发,白裙子,眼睛颜色相异,浮着鱼鳞一样的金点。她们用手扯着衣摆的钩织花边。小洋裙是棉布的质地,柔软而缺乏光泽,显得高雅。金棕眼珠的女孩自己跑开了,我低头跟灰蓝眼睛的女孩交谈起来,我说:“我有一个朋友在那边,她……(模糊内容)”我做了一个手势,她了然地点点头:“我知道她。”我觉得不可思议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?”“妈妈以前跟我说过。我记得,你不是去找过她吗?”我眼前浮现出她躺在床上的情景,头发还很短。她母亲坐在床边,谈天似地对她说话。她的神色很平常,没有手势、表情、夸张的重复(诸如此类的幼儿语言教学),完全看不出是对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。那是两年以前,她正牙牙学语,因此只是听着,一言不发。


她拉着我的手去河边,我在晒热的石头上坐下。她的眼珠子又圆又亮,却像雾一样变得遥远,河流弥漫的水汽把我们从中间隔开。我的意识在热气蒸蒸的河流之中烹煮着,空气太沉了,我觉得呼吸困闷起来。事实在回想中脱去确凿的形状,在水下,同气泡紧挨着沉浮在一起。水面上惟有太阳荒荒,浅的水洼也通明透亮,照得人睁不开眼睛。我放开她的手睡了过去。

一个绝望的午睡之梦

因为杀人而错过了高考录取,我的高考成绩作废,几个月走后门被放出来,已经是一月了,我要复读再考一次
梦里的情绪也很奇怪,身边所有人(包括我)关注的都是高考成绩作废,复读比杀人似乎可怕得多了。但我还是被社会强烈谴责,我在图书馆电脑上搜索我的名字,我是恶性案件的罪犯,社会的罪人。我关在监狱里的时间只是一眨眼的事。被释放后我又重新搜了一次,我的名字搜不到了,好像我的罪行被掩盖了


(我是怎么杀人的?我坐在火车司机旁边,司机忽然离开了,把操纵杆(像一个游戏手柄)交给我爸爸,我自然而然地接了过来,心里想,我做梦开车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。那时候似乎还意识得到自己在梦境里。
后来发生了意外,另一辆火车迎面驶来。我调转车头,两辆火车错开了,但车身还是弯弯曲曲地相撞了,死了很多人。司机跑过来,我把他杀死了。)

很特别,为什么farouche的意义既有怕生也有凶狠啊?
“一股羞怯的仇恨”
“我怕生的敌人”

《关于被孩子们丢失的玻璃球的情景》


我又喊叫起来。那一天,我听见一声尖叫。最后一次,他们把我关进了地下室。它(玻璃球)从容不迫地向我这儿滚过来,挺像那么回事的。

鲜艳夺目的彩色液体在球体内流动。五彩缤纷的夏季存在于球体内。它也具有夏日的炎热。

我已经明白不该再吃东西,不该随便什么都吃,不该啃墙,不该吮手上的血或啃墙。我满怀柔情地瞅着玻璃球。我把它含在嘴里,但没咬它。

它是那么滚圆,那么完美,却提出了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。

也许我会把它敲碎。我把它扔掉,但它又反弹回我的手中。我再扔掉它。它不再回来。它就这样走得无影无踪了。

当玻璃球消失得不见踪影时,我意识到又要发生什么事了。我重又胆战心惊。玻璃球是个没有生命的东西,它不可能死去。我回忆着。我到处寻找。我又找到了它。
孩子们大叫大喊。玻璃球在我的手中。喊声。玻璃球。它是孩子们的。不。他们再也得不到它了。我张开手。它在我的手心里,是我的俘虏。我把它还给孩子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