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我发现翻译器比我更看得懂ppt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看德扎,正巧看见以前那篇辣眼小论文被人赞了,羞愧地翻出来稍微重写了一下。
(置顶了!有兴趣的朋友们阔以看看




我始终感到天赋最好的可能性就是,“垒球手套的指头上、指缝里到处写着诗,由绿墨水写成”。大概越是天才就越无法阻挡墨水侵占一切吧

研读同学天书一般的电影课笔记,一些启发性理论:

“在有古典电影之前就已经存在现代电影了”
“现代电影试图最大限度地贴近现实,而古典电影建立戏剧结构”


“古典电影——我们生活的世界有着多重意义,观众迷失其间”
“现代电影——我们生活的世界没有意义,而摄像机应当忠实地纪录这种意义的缺席”

我要考虑的仅仅是从现在就开始痛苦还是留到考试的时候再说……前者于我无益,而后者厚颜无耻。我拍了几页同学的笔记,迄今为止还没有看过(因其难以辨认)。我也没试过做饭,没有任何厨具、原料、调味品。我的日常生活一塌糊涂:桌子上摊满速食包装袋,地上扔满换洗衣物,一个旅行箱至今没有打开。每天早上我穿着鞋踩在自己的衣服上,在水淋淋的洗手台前匆匆涂口红,单肩包里塞满打卷褶皱的纸质材料。我交替着穿四到五件衣服,疏于打理头发,浮肿使下颌线不再明晰。为了购买食物,平均每三天要去一趟超市。

但总之,真正令人苦恼的还是学校。在文科专业,我的法语水平达不到绝大部分课程的要求,上课时间也比在国内更长。做阅读理解时我读不完材料,翻译课上我读不懂原文。没有教材和参考书目似乎尤为增加了经管类课程的难度。而昨晚,在一堂表达课上,我们被要求写出一段包含十个特定关键词的、有逻辑性的文段(“嘎吱声”、“连续的”、“讽喻”、“低声歌唱”、“悲悯”、“强盗”……)。我压根没动笔,因为我几乎全不认识,查过字典后也不知如何造句。(即使我会造句,我也只能想到:冰雪皇后拖着吱嘎吱嘎的裙摆在林间庄严行走,忽然间,强盗向她连续射出十颗子弹……)

而我的邻座写了长长一节贝克特式的戏剧对白。“贝克特式”只是我的直觉或者幻觉,因为我只听懂其中很小一部分。她穿灰色T恤,有点胖,苍白,戴方框眼镜,长青春痘,不好搭话,书法极为潦草,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古怪、孤僻而擅长文学的人。她念道:“你也去参加xx城中的篝火晚会了?……在那里,你不觉得那火正像一个寓言吗?……抢劫犯被抢劫,小偷被偷窃。”我非常想问她要那张草稿看看,想知道她写了什么,想找机会和她攀谈。但我量自己辨认不出她的字迹,最终还是作罢了。

这个月没有假期(这周四有一个大规模的摇滚音乐节,当然不放假,但我会去)。直到十月末才能等到Toussaints,然后是十二月的圣诞。Toussaints节我会去巴黎呆一周。至于圣诞,为了不至于独自出游,我放弃了北欧的极光与森林,暂定和朋友一起去丹麦、荷兰、德国。因此我们互相问:荷兰有什么?

我:荷兰猪!

她:荷兰弟!

我:荷兰豆!

她:荷兰人偷井盖!!(

最后我们发现荷兰有阿姆斯特丹,并打算去阿姆斯特丹嗑迷幻蘑菇。好像很李海!(高兴地)嗑死了就不用回来过考试周了。


在学校蹦迪还是很快乐的!好爱最后这支acid house
过电一样摇了整整三小时 除了狂蹦乱跳以外什么也不想做

没有尝试舞池社交。近来陆陆续续受到一些(严重的)华人歧视,感觉心态还是很受影响……尤其是黑人群体,我觉得他们的表情很难读,完全无法判断是善意还是恶意的。至于白人,除了街边的卢瑟乞丐以外,基本上恪守政治正确,绝不会给你难堪。我暂时不知道怎么和他们深交,总之在种族差异下摸清社交定位也是件很难的事情……

原来不止我一个惹

看来在大多数时差国lof都太难用了 88 我偶尔会回来的

不是,你们还不知道吗,我不就是来玩的吗
(缓缓吸入一口欧洲空气

在某些商品上物价是真的很低:1欧每升的全脂奶,2欧的酒,3欧的早餐麦片……

这里大家都好好看啊!!!!想要恋爱了(???

搬进宿舍时看到一个长得巨像甜茶的羊毛卷小哥哥 而且是左右脸对称的甜茶!我怦然心动……
然后下午,我们坐车去carrefour买了一大堆日用品,大包小包地搬回宿舍,发现不知道怎么打开楼门。正巧这时候对方走过来,我们向“他”询问,一开口才发现对方不是小哥哥,而是小姐姐……啊啊啊啊啊啊我爆灯


有一件事:还是今早出境安检时,看到一个一点点weird的黄发小男孩,不超过17岁,像混血,似乎抓着一封深红烫金的录取通知书,单手抱着巨大的宜家蓝鲨鱼,还带着滑板……感觉就像是去上霍格沃茨的一样,你知道,宠物猫、扫帚、小巫师……

我真是好喜欢宜家抓到的小熊!过分可爱了!今天出门都带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