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梦境诞生在一列玻璃车顶的火车里。车灯发出冰水一般透明的光线。我坐在卧铺车厢的弹簧椅上,墙壁的切缝里灌进细细的冷风,像离开的灯光又借助某种方式返回到车厢里来。只有光亮被外界吸收走了。我尽量把身体贴在墙上,但它太凉了,“我凉了半截”。后来我意识到车壁只是一张薄薄的白铁皮。要到站了,车速减慢,以至于整个车厢发出丁零啷当的响声。乘务员说,现在手机禁止充电。
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