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(又一个梦)

家庭旅行。我们坐在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,我坐得远远的,靠近凉快的石壁,旁边是一对头一次见到的双胞胎女孩,大约只有三四岁。长卷发,白裙子,眼睛颜色相异,浮着鱼鳞一样的金点。她们用手扯着衣摆的钩织花边。小洋裙是棉布的质地,柔软而缺乏光泽,显得高雅。金棕眼珠的女孩自己跑开了,我低头跟灰蓝眼睛的女孩交谈起来,我说:“我有一个朋友在那边,她……(模糊内容)”我做了一个手势,她了然地点点头:“我知道她。”我觉得不可思议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?”“我记得,妈妈跟我说过。你不是去找过她吗?”我眼前浮现出她躺在床上的情景,头发还很短。她的母亲坐在床边,谈天似地对床上说话。她的神色平常,没有手势、表情、夸张的重复(诸如此类的幼儿语言教学),完全看不出是对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。那是两年之前,她正牙牙学语,因此只是听着,一言不发。


她拉着我的手去河边,我在晒热的石头上坐下。她的眼珠子又圆又亮,却像雾一样变得遥远,河流弥漫的水汽把我们从中间隔开。我的意识在热气蒸蒸的河流之中烹煮着,空气太沉了,我的呼吸渐渐困闷起来。事实在回想中脱去确凿的形状,在水下,同气泡紧挨着沉浮在一起。水面上惟有太阳荒荒,浅的水洼也通明透亮,照得人睁不开眼睛。我放开她的手睡了过去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