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伊尔:克拉拉!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阿尔弗雷德!你干嘛跟这些小人们嚷嚷?

伊尔:我害怕,克拉拉。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但你还是客气的。我不喜欢这永久性的合唱。还在学校时它就让我痛恨。你还记得吗,阿尔弗雷德,每当混声合唱队和喇叭队在市府大楼广场上练习时,我们俩就往康德拉村的树林里跑?

伊尔:克拉拉,你说说看,你所演的这出喜剧,你所要求的这一切不是真的吧?你说呀!

克莱尔·察哈纳:多难得呀,阿尔弗雷德,这些回忆。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,那时我也在一座阳台上。那是个秋天的夜晚,也像现在这样,空气纹丝不动,只是在市公园的树林里时不时有一两声窸唆,现在也许仍然这样,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老是感到冷。那时你站在那里,总是朝上望着我。我感到窘困,不知怎样才好。我想走进黑暗的房间里,但走不进去。


伊尔:我现在绝望了。我什么事都干得出。我警告你,克拉拉,如果你现在不说,这一切仅仅是个玩笑,一个残酷的玩笑。(他把枪对准她)

克莱尔·察哈纳西安:而你那时却不往前走了,站在下面的马路上。你呆呆地朝上面看着我,脸色几乎很阴沉,几乎要生气,好像要得罪于我。然而你的眼睛里却充满了爱。
(伊尔让枪垂下来。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