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To be no one.
(女播音员的口音很差,我以为她这样说。)
很长一段时间,舷窗外面没有光。直到要降落的时候地面向我倾斜着倒来,我才突然意识到灯光是一种发明,电气时代文明产物。1个夜间航班的孤独感!
(夜间航班。舱外温度-5℃。我第二次注意到altitude这个词,下飞机之后终于查了一下。)
送我去机场的车主小哥哥非常温柔!我按错了定位,电话沟通也表述不清,还在他临时停车的时候差点弄错状况开门下车,但他一直情绪非常好,说话少,会笑,看起来轻松温和。他车里放日文歌,我听到第二首,稍微精神一振地抬头说“玉置浩二”,他笑了一下回头答我:“对,《Friends》。”其他的歌我没有认出来。但我都觉得很不错。
如果在别的地方会想认识一下的吧……也不可能,我没有这种主动社交的勇气,但是他确实是,一整天的拯救者。“是拯救一场糟糕旅行的人类之光了!”。我这么给他写的评价。
我现在站在宿舍区楼下,挺冷的,站了好一会儿了。宿管大妈敲门敲不醒 算了 打算做一件很年轻的事情:我想在这里站一晚上。突然被这种念头击倒了,我觉得很ok,没什么不行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