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
“做人干什么,一切都毁了”

我在公共场合里开玩笑又略有过火,我是说,对自己过火。我好像不能逃出这种自我曝露的中二情绪,我老是连对着自己也刻薄了一点,好像非要这样才开心。对别人刻薄有时候很好,因为利己,…但是话说到自己嘛,hmmmmmm. You weirdo.
(8天假又只有我一个人不回去!我真是显得很奇怪惹……


我的同学很有意思,在群里吵完架之后开始思考人生
架是公开的吵,思考人生也是公开的思考
我觉得这个状态倒是很好,完全没有说什么自我曝露的余地,一切都摊在明面上。也不乏说 待人评断 的意思吧…也没有什么不行!青少年期嘛!……虽说是有一点超龄了
臆测一下 要是没有老师掺合两句 恐怕我们这些人的群体戏谑对他(他俩)是不可理喻的。对情绪有一点严肃过头的人!
所以老师她真是奇妙的存在 年轻 丧丧的 不合时宜又好像完全没有什么不对
(在少女时期一定显得很聪明
是我很喜欢的那一类人了!适合聊天 虽然并不会找她聊天。能跟她多呆一年 也算是最近糟糕日常里的好事了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