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有一些回忆涌回到我脑子里来。那是一个下午,在公园。我和朋友,还有我们的祖母一起走在公园里,我们在一个环形的陡坡顶上。底下是闪着脏绿光泽的人工湖,我们在坡顶绕着圈,又笑又闹,忽然我在全然兴奋中伸手朝他猛推了一下——只差一点他就要跌下斜坡,滚到绿色的湖水里去。所有人面面相觑,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。这一动作被看作没轻没重的打闹,但事实并非如此,我清楚极了:我要他掉下去。那时我大约四岁。这跟我后来摔碎那些玻璃注射器的辉煌时刻完全一致,玻璃碎屑从地砖上高高飞溅开来;事情就是那样,这就是令人激动的时刻。我的情绪总是重复冲刷同一条河流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