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沙子从我手上的破口流出去。细胞像沙子一样从我手上的破口流出去,手指尖软塌塌地瘪下来。我想起从前我对待一盆养在阳台上的芦荟:从一片叶尖挤出滑溜溜的胶质,挤瘪了,又从另一片叶子挤出肉质来充填它,从中我得到莫名其妙的乐趣,像一种对养殖与饲食的模仿。我隔着绿色的表皮用力挤压,感受内部凝块的滑动。它的韧感,它的体液,顶部张开的透明的伤口,那触感长期留在我的手上。我对待它就像对待一只动物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