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
(今天lof不抽了 强迫症决定还是合起来发吧)



在戏里看见了很多熟悉的手法,但剧本作者的想法仍然是具有一定创新性的。表与里,虚与实,过去与现在,在不断的分离和重合中,它们在舞台上具现为两组。原作的解构就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:好像是故事一边进行一边自我释义。故事的叙述是应该顺畅地流过去的,但是意识却可以跳跃,可以反复,既会在现在想起过去,也会回到过去撞见现在。通过两个不同时间点上意识的冲撞,戏剧冲突被指明了,得到强化。这就是遵循了剧本改编的主旨,强化冲突。故事的进行只能在一条线上流动,而意识的进行是发生在所有时间的维度上。在所有时间点上,它们可以在同一起点出发,并齐头并进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两个意识包括过去,现在,却并不包括将来。也就是说,在莫比乌斯环般交错的相对时间之外,外部世界的进行仍然是“绝对”的。无论是哪一组中,人物的认知并不能超越客观时间之外。虽然意识在不断地往复,倒退,但通过这种方式,剧本成功地标刻了故事的推进:意识的认知并非一开始就抵达终点,它仍在随着客观时间向前发展。


“写作并不是叙述故事。是叙述故事的反面。是同时叙述一切。是叙述一个故事同时又叙述这个故事的那种空失无有。是叙述一个由于故事不在而展开的故事。”也就是说,故事占了故事的位置。【是写作出来的故事取代了原本流畅叙事的故事的位置。】这正是“以非流畅性叙事写作”的杜拉斯的写作理论,相同之处显而易见。因此,以这句话为这样的剧本改编做注解,我认为是完全合宜的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