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今天法语课的角色扮演对话:我扮演一个不满现状,决心出国寻求全新生活的男人。我的朋友扮演劝说者。

我:我说过了,我不会改变我的主意的。我想离开这里,到欧洲的乡下去。我想邂逅一些年轻纯洁的乡村少女。要是我早几年下决心,现在我孩子都该有一大群了。

她:但是你要抛弃你稳定的工作,平静的生活,甚至熟悉的社交环境吗?我不明白,为什么一定要出国,一定要去欧洲的乡下?在这里也有年轻女孩。

我:这当然不一样!我所打算寻找的,是那种天真,雪白,无知,又极其美丽的女孩,那些身上具有某些神的特征的少女,来自山脉,森林和湖水(比如像宁芙)。我不希望有什么毁掉她们这种神性。所以,假如说我期待她们做些什么农活……那就是在牧歌式的农场中挤奶,而非在田埂边种植稻米。

她(思考一会):朋友,北欧国家工业发达,农村已经实行大规模机械化生产了。挤奶的不是你想象的欧洲少女,是乳牛挤奶机。

评论(2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