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现在是早晨六点,我在宿舍楼外。天是黑的,外面没有一个人。
我觉得不睡觉会使人失去空间感,我下楼的时候感觉踩不到地面。现在也一样。在寒冷黑暗的早晨,在室外,毫无目的地踱步,这给人一种全新的无所事事的感觉,好像它允许你什么都不去做。这是快六点半的天色,它一点要亮起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
评论(3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