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(自杀了,我凭本事熬了一个通宵,既没有看番也没有看小说,而是在看德里达)


我现在觉得他真的很富有幽默感……分享这位杠精聚聚的1条绝妙机灵论证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异延(différance)是法国解构主义哲学家,文学理论家,德里达自创的一个词,它来自法语动词“différer”,是它的拼错了的名词形式。
(différence与différance)这两个词在读音上是完全一样的,因此,在使用,说明这两个词的时候,你必须先说明是异延的“différance”,还是差异的“différence”。也就是说,读音一样的两个词,意思却不一样,而要正确表达出来,就必须是被文字形式写出来,而不是被语言,语音形式读出来。在德里达这里,语言与文字的二元对立,便是文字为在场,占了主导地位,也就实现了德里达颠覆传统的逻各斯中心主义,颠覆语言优于文字的的传统秩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个词儿很有想法……因为德里达所批判的逻各斯中心主义,(据他本人说)亦可片面归纳为语音中心主义,总结如下:语音高于文字,语音先天具有表意性,语言的能指(signifier)和所指(signified)是紧密相连的,我们说话时不是在“使用语音符号”,而是在“直接表达自身”。

要怎样对其加以反驳呢?事实上,这个【同音词】在被创造的那一刻就如臂指使地(向论敌)产生了一种不言自明的驳斥。【在使用,说明这两个词的时候,你必须先说明是异延的“différance”,还是差异的“différence”】。我们被指出这一点:一个词语本身并不具有确定意义,单一符号的意义正是有赖于其他符号的限制而决定的。在这里,语音的符号性被扩大,意义的在场性被大大延迟了。——而这个新词正是诞生于德里达用于瓦解presence的“解构策略”。想想看,此时的策略可以仅仅产生于这个词的存在本身:仅仅是它的存在就是第一重滴水不漏的论证,甚至还没来得及加上它的赋意。太奇思妙想了!……这么看又真的很有一些复调理论和double-voiced的影子

(至于为什么说德里达是杠精呢?

是这样!众多周知,德里达的理论是围绕着反逻各斯中心主义建立起来的。然而,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定义又是他自己提出的……所以是,攻击别人的理论不够尽兴了,待我归纳一部弱者发言合集,树起靶子自己打……?可能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吧。)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