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Interpretation of the Kings(一)

列王的阐释 

——————

 


在所有无罪者安睡的时候,大雨瓢泼着如期而至。在混乱之夜里最黑的时候落下的雨水,如果下上一天,其中的暗元素就能把最厚的屋顶穿透。

一道闪电撕裂漆黑的夜空,细小的枝蔓像裂纹般不断蔓延。被光线照亮的房中,一个安然睡卧的身影猛然从床上坐起。他看起来像是被这暴雨所惊醒,身体在窗外轰然炸响的雷鸣中恐惧地颤抖着。

此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多么不可置信与暴怒!他几乎没有注意到窗外的雷电,一心只想遏制住这具不断颤抖的身躯。见鬼!他控制不住它!

他在发抖。他为什么在发抖?

他刚刚才从床上猛地弹坐起身——在沉入睡眠的前一刻,意识潜入深处平静的弥散开来。黑暗从深处铺开了,修普诺斯从窗外缓缓向他张开夜一般的羽翼……直到震颤之间他听见巨大的轰响!耳边的声音突然放大数倍,似乎每一颗雨点都坠落有如雷鸣,血液在体内爆发一般涌流。他听见急促密集的鼓点疯狂地撞击着胸腔,而他几乎没有意识到那是他的心跳。

机体维持疯狂的运转,然而意识却仍处在朦胧漂浮的里层。他几乎要沿着惯性向沉眠的深渊中滑落下去。本能的警醒强令他猛然坐起,而不等下一刻,几倍于狂欢宿醉的疼痛猛然间向他袭来。反常的运作消失了,除了脑血管突突地跳动,与此刻昏眩剧烈的头疼——随即他意识到,他的全身无可克制的颤抖起来。

一连串的反应已甩脱了他的思考。剧烈的疼痛令他无暇他顾,脱离控制的激怒感更让他极度暴躁。无处宣泄的怒火让他几乎吼叫出声。此刻情绪压过了理智,他喘着粗气,然而突然发现这声音就像娇弱的少女被惊恐扼住了喉头的喘息。

  

呼吸一瞬间滞住了。他僵在那里,猛然间从床上一跃而下。头皮传来一份轻微的拖拽感,他一把向后扯去。头发!他难以置信地握着一把垂顺的长发,慢慢地回过头来。 

他看见自己身后的床上,盘曲铺满了一整张床的金发。

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一下抱着头蹲了下去。轰鸣的巨声放大在耳边隆隆作响,震荡如同令人昏眩的旋转的激流*。他捂着额头,冷汗涔涔。逐渐的,水面缓慢可见的降落下去,在排流处现出清晰凹陷的波纹。


他逐渐能辨识出声音的音色,年轻而戏谑,这唤起了一些别的什么。恍惚间记忆中浮现出一个人影,面目不清地一闪而逝。带着笑意的模糊的嘴角,卷曲蓄长的金发垂落下来。他单手支着下颏,高高地坐在辉煌的皇椅上,居高临下地同他对视。充满兴味的青蓝色竖瞳缓缓地向他眨了一下。

 

“你的故事很好,但是你的愚蠢是你的过错,我的奴仆。”

“现在为我表演吧,我的奴仆。大幕已经为你拉开了,而我亲自为你布景。你觉得如何?”他微笑了,“哦,不,你无权违抗,你知道。”

   

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一下抱着头蹲了下去。轰鸣的巨声放大在耳边隆隆作响,震荡如同令人昏眩的旋转的激流*。他捂着额头,冷汗涔涔,水面缓慢可见的降落下去,在排流处现出清晰凹陷的波纹。

 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