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片段

“有一位女王,我想,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她的国家广阔无际,强盛如日中天……但那都是她死之后的事情。她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,纯洁,美丽,光彩照人,心灵和面貌一样完美无瑕。如果不是有一年战火不义地在她的国家点燃,她将是一个一生都毫无污点的圣徒。”

“可是变故就出在女王那副悲悯又柔软的丝绒心肠上。当她的国家遇到危难的时候,她看见她的子民颠沛流离,王国尸横遍野,却无力挽救,只能流着泪跪在冷硬的石砖地上祈祷……这个天真洁白得像羔羊似的的孩子就被恶魔给引诱了。它从地狱里爬出来,同圣洁的女王做了交易。”

“女王很快发现了这一点:那魔鬼欺骗了她,诱骗她背叛了她的信仰。她痛哭流涕地跪在神庙里忏悔——对,就是向我忏悔——乞求神明拯救她的罪恶的身躯,挽救她濒临破灭的王国与水深火热之中的子民。我喜爱她的纯洁(哦,不,亲爱的!那是神的仁爱!),便现身在她面前,要向她彰显神明的宽恕与怜悯。但她也必为她的错误受到惩罚,那就是向我献出她和她所有儿子的灵魂,那些纯洁的,美好的,无瑕的灵魂——她的王国要永供奉我,而作为交换,我也将庇佑她的王国,令她王朝的统治永不覆灭,誓约庇佑于她所有的子孙后代。”

“在她无畏地为她的国家献身之后,她的丈夫马上执掌了权柄,与新的王后生育许多儿女,继承了她的王朝。”

“你瞧,伟大就是这样一回事。据说女王所生育的一位公主,在才能与野心上要过后来那些子嗣百倍。我对她很感兴趣,她的野心如同毒药一般危险而迷人,又的确狂热得令人喘不过气——但那完全是癫狂的,只有万中无一的可能性。她全然被支配在一种不可思议的疯狂和清醒里,神经质地在她的房中不停走动,叫喊,伏在桌上写写画画。她的身上发出一种夺目的光芒——我被她给完全地深深吸引住了,也可以说,我迫不及待地要看她怎样毁灭。她夺位失败,我依约庇佑了她。她与她的情人几乎在监禁她的高塔中度过一生。”

“不过公平而论,她的异母兄弟,那些别的子嗣们的治国之道同样可称卓越,建立起财富与战火堆砌的千年王国。在它的盛名扬于大陆全境之前,他们已经征服了数倍于国土的附庸与公国。动乱与争斗中它破碎分裂,又屡次拼合。皇室子孙之间的交配混乱不啻野蛮的远古,并且不乏渎神的乱伦罪——政局永远动荡,社会黑暗无序,然而王朝永远强盛。他们几乎打碎了一切美德与法规,取代以黄金与土地。他们不信神却在敬神上一掷千金,狂热地祈求神明护佑王国大陆,因为他们恐惧倾颓远比任何和平年代的王朝更甚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