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……,海腥味打湿燃烧的余烬。

他疲惫而安宁地醒来。呼吸间萦绕着燃尽的海灰。

彩色绣花大氅的细密纹线令人想起法桐落叶的规整条状花斑。法桐。悬铃木,三球悬铃木。这是他所想起的。

脸上的一层笑意如同冷的牡蛎汤上漂浮的乳白色油脂。

昏暗光下的嘴唇如同深红柔嫩的果肉,葡萄柚或者柳橙。白兰地的残留是地窖里散发在淌水腐烂之前的芳醇酒气。 那吸引人将它完全地包裹噬咬,缓慢的吻如同舔去唇缝里溢出的甜美果酱。

剧烈运动驱赶思考。满眼的血光,他只能感到全身的血液仍然红水银似的机械沸腾着。暴沸。激昂。没有热度。
血肉模糊的矛尖。Et vidit deus .(天主看到了。)砍去前蹄的马。Et vidit deus . (天主看到了。) 鳞甲上细细蜿蜒的血流。Et vidit deus . (天主看到了。) 蔚蓝的天空四垂,没有乌云,没有硫磺雨。死尸气从地上高高升至蓝色的天国。

Et vidit deus. Et erant valde hona.(天主看到了。 一切都非常好。)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