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玻璃杯的弧面放出汽油那样晕眩的彩光。玻璃壳,飘在香槟水洼面上。
灯管持续地嗡嗡发出虚假的暖黄弧波,在半空稳恒地振动蜂翼。他的偏头痛就在注意力放大的漩涡里突然剧晃起来。视野撕下一层闪着幻光的油膜,明亮的、失真的、过曝的颜色在眼前混杂消溶。变质的稀薄蛋黄轻快地搅散在蛋清里。视野跳进间或一斑白光。困意来袭。灰暗的脓浆从每人背后深长的红色裂缝(隐隐露出青白的脑髓和脊柱)里无声无息流出来,小心不滴到地毯上教人看见——但一切又都倒映在反光如言语般拐弯抹角的镜子里。他发着花的眼睛底不是视网膜是蜿蜒的海沟,成像歪扭倒错如五彩斑斓的蠕虫。

意识冷颤得如坠冰窟的撞杯声。呼出的口腔发酵得更熏人的酒气。坠入梦游的醉鬼大声在前厅喊起祝酒辞。祝您好运!举杯向着健康幸福圆柱。不知道他们眼底看见的是什么?这些人瞳仁外面就结满铋晶体。规整的沟壑应当被称作排污系统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