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空气潮热得压住她的胸腔。她觉得喘不过气,脑子里转悠着把内衣扣子解开的念头。她捏着笔划掉这丝胡思乱想,又突然胡思乱想地想起陈榴来。那天晚上她打开房门出来,卷乱碎发甜蜜地垂在嘴边,散开的内衣在衣服下痕迹明显,她神情若无其事。

胸部据谣传是有海绵体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同是欲望的符号?那不过是一堆体脂,就和她潮热肌肤上融化的乳脂冰淇淋那样的薄汗(稀薄得让人渴求更多)身出同源。她轻巧地穿过客厅倒了杯水,杯口遮住她的鼻尖,而后杯底贴住她的下巴。挣脱绑缚的内衣挂在肩上晃着。它变成胸腔外延伸的外骨骼,与肉体间的奥秘空隙间充塞着漂浮灵魂。



我似乎不该这么闲啊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