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嗯,这两天大概是邪气吧。

最近健康状态堪忧,一起来就晕。晕得太不可收拾的几次,一次被我爹扶住,我可以感觉到我在手臂的钳制里滑稽地前后乱晃,持续数秒不能自制;另一次想站稳而撞在墙上,这好歹是站住了——今天没站住,哐一声倒下去,后脑砸在门角砸的眼前发白。我妈把我拖起来,我生无可恋趴在床上,一边觉得丢人一边感到麻痹从后脑勺一路传到嘴唇。

糟糕的身体状况应该搭配迷狂的精神:香蕉鱼。封闭沉潜的大脑。谵妄与月亮。春天溃烂的咽喉流着花蜜。现在不是春天,因此这一个显得装模作样:我也许有天赋当个在抑郁症中都能装模作样的丑角人物。这种思想很危险嘛年轻人,它暴露了你没有迷狂的精神,这是事实……

骨寒尸变热,恶煞神已凶。荒诞的格调里饱含着重复。我发觉我在打开Pages翻找我最近记了些什么,这说明我的情绪结束了。我应该终止。

评论(8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