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请结合前文阅读

唾弃一下自己,然后开始粗暴地自我分析。我体会过很灰暗的情绪。但是基于某种(很能给自己找不痛快)的性格,我拿轻视的眼光怀疑自己的任何一种东西。关于这些,我会嘲讽自己的所有抑郁是臆想、因为抑郁显得高深才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吧、抑郁给自己的虚荣心看的吧、青少年的情绪真他妈比天大呀(冷笑),etc。总之,我就是这么嘲笑自己的,所以我也无法判断我是为了痛苦而痛苦,还是真有那么些破事儿值得我痛苦。——这些不重要。我也拿这种阴暗心来揣测别人,例如你们看到的我对太宰治妄议的长篇大论,例如我今晚,毫无道理地怀疑起别人的生存压力,我意识到这一点,这也是我发出这一条的原因。我应该为这种无理取闹唾弃自己。……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也该稍微不那么苛刻地蔑视自己的情绪呢?


——

12.28

我找到了一个宽和的解决方案:相信所有【确诊自己很痛苦的人】都比我这种对痛苦作出怀疑的人更痛苦

评论(37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