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《他没有建立统治,也不曾见过正午》

日落时分,绸缎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,并在饱和光线中呈现出任凭摆布的色彩。她拿捏着这种半透明的朦胧音调说:

设想他是在黄昏离开洞穴,没出洞口,便被垂暮的夕阳灼伤了眼睛。于是他转身回到洞中,向所有面壁而坐的囚徒演说:你们只见过火光,便以为它是所有实在中最明亮者……

从她嘴唇中逸出的是热度,声音,窸窣的气息,像排开水流般冲进滞重的光线里,一面面擦过房间四壁。雾气弥漫,声音降落,热量蒸腾,仿佛消逝前已迅疾地经历了一轮生活和死亡。只有气息最终原封不动回到她跟前。她的脸和鼻尖被无数缕风所擦伤,世界在薄纱似的鱼鳞下微光闪烁,好像捕梦网里结的一片蛛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《降入洞穴》


就是潜回到混乱,疲劳,回到表层道德与戏剧情感,回到丛林,热河,回到霍乱,回到副刊新闻,回到富营养化水体,回到五彩色块,回到燃烧的绿玻璃瓶,并且以完整的精神和全副本质降入其中,以至于在浸淫之后只能闻到自己周身的气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(《愚者山洞中的演说者》

在受了太阳光辉以后,人便得以进入本质世界:在其本位,就其本身,见其本相。唯一一个新产生的哲学家对囚徒们说。

《哲学家山洞中的演说者》

你们不想出去,见识见识本质在现象界的万种投射吗?唯一一个入世者对哲人们说。)




《所有人》

最后,他们全都来到洞口,面面相觑。连最后一缕落日也早就沉下去,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影子。——没有人落泪,也无人为之掩目。他们对视片刻,就重新返回洞穴,回到恒定的火光当中去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