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唐璜

黄昏的美妙时光啊!在拉瓦那 
那松林荫蔽的寂静的岸边, 
参天的古木常青,它的扎根之处 
曾漫淹过亚得里亚海的波涛, 
直抵凯撒的古城堡;苍翠的森林! 
屈莱顿的诗和薄伽丘的《十日谈》 
将你变为我梦魂萦绕的地方, 
那里的黄昏真叫我梦萦魂牵! 
在夏季,那松林的居士,和清脆的蝉, 
将整个的生命化为无尽的歌唱; 
除了它,除了我和我的马蹄声, 
就只有在林中悠悠回荡的暮钟声; 
这时奥内斯提家的猎人之灵 
带着陰间的犬,游荡在暮色中, 
另有一群少女有鉴于此而心软, 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