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烟已经升起来了,华丽的烛台与壁龛光辉灿烂。身着法衣的牧师与堂守庄重迅速地走来走去,金碧辉煌的祭坛下面一片井然有序的繁忙。只有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站在阴影里,褐色的长袍是一位棕褐色的森林的牧神。那是一件粗亚麻织的袍子,拖着流苏一样长长的麻絮,正像山羊的半身。他整个人是灰色,白色和棕褐色的,就像一个吉卜赛人色彩单调的剪影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