弧矢增二十二

三观太正……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了,这个三观实在太正了,以致我对着一千字的文本看见了一万个相反的念头,每隔几行字就起来黑压压地把我的屏幕全遮住。

啊!我需要一个三观不正的温和的人!(……

为什么格外无法接受这样的的优秀三观呢?我并非头一次在类似的地方看见很正的观点……令人不抵触(抱歉我是指我自己)的端正三观是温和节制的——重点在节制……节制的意思并不单单是指不激烈。

我今天不认可这篇文章的原因的确是因为它的三观吗?
可能不。可能因为它讲的我早就知道了……细腻并不能抹消这一点。我不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作者才明白,还是想激起读者共鸣——如果是后一种我就没有资格评判它,因为我三观不正嘛。

我看见一个还没麻木的脑子在为它的醒悟而痛苦。这种痛苦令我十分不好过。这跟被痛苦感染相反,这是嫉妒,大致相当于你玩的时候看见别人认真读书的心情。我有点现在嫉妒他的醒悟。对我自己,我可以完全看懂我自己做的每一件事,但是我的明白完全跟我正在做的事情的脱节。明白又怎样?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明白你所正经历的每一件事,我跟你们说,你就再也不会有猛然惊醒当头棒喝的感觉了。你早就知道了,而且这种知道不稀奇——你还会想着醒来干点儿大事吗?我告诉你我不会,你会不会我不知道,但是你没有经历过我的感觉之前别忙着说。放任自己是在天性之下渐渐养成的天性。很多时候我感觉我的感情波动是受欺骗的头脑做出的,世界是幻觉,顿悟大概也得是错觉。我不痛苦,痛苦要留给文学家的头脑,我随它去吧。







我突然又想把这几句放出来。最近被矫情的逻辑打败得张不开嘴了。
紧迫感迟迟不来,叹气。我也不是不想醒悟一下的(我也不是真这么中二,我的嫉妒为此明证),只是醒悟不来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