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Inverted Forest

Fluctuat nec mergitur

算是毕业了吧!毕业快乐!
今天和大家玩了一整天,做了很多开心的事情,看了电影,《阿飞正传》重映。坐在影院第三排,前面一个人也没有,终于感到戏梦巴黎所言非虚:“我是那些永不满足的人中的一个……我们为什么离银幕这么近呢?可能因为我们想尽早看到电影的画面。当它们还很新,刚出来的时候,在它们穿过我们背后的一排排座位之前,在它们传到我们背后的一排排观众之前,一排又一排。直到它们变得不那么新鲜,只有一张邮票大小,最后回到放映员的小屋里。”未经呼吸的,好像把鼻尖浸到高脚杯的酒面以下闻到的气味。
(发觉自己原来分不清刘德华 张学友和梁朝伟噢。但是梁朝伟好帅,又爱了他一分钟。)

评论(5)

热度(8)